新利彩票

毛乌素沙漠南缘跑出的“加速度”
  作者:郭俊江  时间:2018-09-04  点击量:   
【字体:

时间的沙漏于无形中存在,按部就班的工作就是一种退步,你必须得首先跑起来,才有可能不被架梁机撵着跑。

——题记

“三个月~106个墩台~没误事儿”。

723日,靖神铁路项目部技术总负责人朱小浩在朋友圈分享到,配文的还包括一则短视频,画面内容显示架梁机已经稳稳“落”在提前完成的桥墩上——那是他们上周刚刚“拼抢”完成的小保当环线大桥。

“拼抢”是这个项目的主题词,当然也包括靖神铁路的“咽喉”工程——小保当隧道。

小保当煤矿被称为陕北煤炭资源的“白菜心”,为了搭上国内最长运煤专线蒙华铁路,靖神铁路的建设工期一再压缩,而三公司靖神铁路项目部施工的小保当隧道就在煤矿对面,被划为全线通车的“咽喉地带”。

入秋后的陕西神木,上午十点钟的太阳依旧炙热,仍能感受到大地炙烤的灼热感,低矮的灌木丛郁色匆匆,没有凉风,更没有显露一丝“秋”的痕迹。

826日早上7点半,开完早例会,项目部实验室主任兼质量总监李永胜便驱车从项目出发,自二工区的纳林皋兔特大桥一直行驶至紧邻一标段的路基上,在那里铺轨作业已经开始,“主要是想看看一标的铺轨车走到哪了。”他粗略一算,在确认留给项目部的时间还有十多天以后,长舒了一口气,开始原路返回。

途径小保当隧道,最后一辆台车正在拆除,一块块巨大的构件被工人用大吊车吊放至卡车上,两周前,它打完了最后一版二衬,完成使命,如今正在被清走。

“最忙的时候,我们这里有8台台车同时作业。”据项目技术负责人冯照亮描述,在十几米宽施工便道上,运送混凝土的泵车车水马龙,目不暇接。大保当镇瑶梁村支书王来有第一次在这块土生土的黄沙地上看到如此繁忙的景象,“尽管附近有煤矿,有拉煤车,但这么密集的大车还是第一次见”。住在一号拌合站的收发料的老兵鲍永能印证了冯照亮的说法,“24小时作业,混凝土生产根本停不下来”。

紧紧张张,不到9个月的时间,小保当隧道这块硬骨头总算被啃了下来,但朱小浩却说,“其实我们真正有效的时间也就是5个月。”今年三月份复工后,合同计划部副部长何永胜负责给业主报送进度表,“最多的时候我们一个月打二衬1400多米,业主看了以后竖起大拇指说道,‘你们干的是真快’。”

隧道尽管已经贯通,但沿路望去,仍能看到车流不断,正在将弃走的渣土重新运回来回填,“接下来的工作相对轻松许多。”李永胜说到。但是巨大的土方任务仍不可小觑,朱小浩算了一笔账,从隧道开挖到回填,要在不足四公里的区间“倒腾”540多万方土方。

说到小保当隧道成功施工的秘诀,项目前期的方案规划成为不可遗漏的一项。按照设计要求,小保当隧道是暗挖施工,凭着几十年的施工经验且主战西北地区的项目负责人李士元,隐隐觉得处在富水黄土地段的隧道,加上表层数十米的风积沙,施工安全风险极大,与其揣测不可预知的风险倒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方案决定成败,有了好的方案就相当于成功了一半。”李士元在隧道贯通以后说到。

暗挖改明挖。一方面可以降低施工风险,另一方面还可以有效缓解紧张的工期压力。“事实证明,前期的变更极为成功,否则不可能按工期完成。”

让朱小浩头疼的不只是一直缩短的工期。明挖隧道全段含水量大,最大开挖深度超过43米,造成便道出渣困难,生产效率低下。

隧道明挖最大难度的土方作业。2003年我们就开始干土方作业,15年来,从来没有遇到像小保当隧道这样的情况。”土方劳务队的现场负责人陈允顶说道,这个看起来年龄并不大的青年一谈到隧道的难度便滔滔不绝。

同样的感受马建军也有,作为隧道开挖的主力军之一,才刚刚开始干活就遭遇滑铁卢,这样的战况显然无法和以前的“马家军”相提并论。无奈之下,马建军找来项目常务副经理郑长江,站在便道上指着下面挖出来的“河”向他求助。

水排不出去,隧道就只存在于施工图纸上。“抽水”成为每天例会的必谈话题之一。

“抽水用什么?”

“水泵”

“大方量的抽水呢?”

“……”

项目负责人李士元曾在老家的黄河边上见过抽沙船,要不要托托关系、问问熟人,想办法租借几条回来抽水呢?

几经周折,抽沙船只租回来一条,配给了陈允顶队伍,加上自购的以及项目部配备的大小水泵,600米的区间段内,最多的时候分布这20多台水泵,“这还不包括今年复工以后项目部给配备的8台高压潜水泵。”陈允顶说到。

有了水泵,还需要派专人盯着。“水泵翻了,就会被冰块堵塞。”水量最大的时候,他雇了20多人,专职盯水泵,翻了,就穿着皮裤跳下去,“皮裤可以顶到胸膛这,”陈允顶边说边站起来手掌朝下在胸前比划。

边抽水边施工,尽管出水的情况有所缓解,但作业的效率却始终上不去。平常一台360挖机作业11个小时可以装150车,但在这里,陈允顶说他的队伍最好的记录是95车,“平常也就是80车”。但马建军劳务队负责人却质疑了陈允顶的刚才所说的话,“我5台挖机一天才能装200来车。”

不过最让土方队头疼的问题是,土质“粘”。“拉一车留半车,等于车队拉着土来回跑。”马建军劳务队负责人拿出手机点开了去年冬天拍摄的视频。到后来,他们不得不专门派出一辆小挖机在弃渣车待命——扒车。

尽管如此,5个月过后,370万立方米的土方被挖走,一条埋深达几十米的隧道逐见雏形。

2017915日,晚上8点多,阴天,一辆白色的越野车从项目部出发,驶向工区方向。

驱车者是项目党支部书记王在斌,坐在副驾驶的是安质部副部长国宏旗,在确立夜间值班组的会议上,他俩被划为一组,也是第一组。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夜间值班成为项目领导的“必选项”。

“跳起来摘桃子”、“大干60天”、“追赶超越目标”、“三个千方百计”“大干100天”……项目进场以后,工期这根“神经”始终紧绷。

“要打就要打胜仗,要干就要争第一。”面对业主不断提前的工期,王在斌在一次工区大会上发出了号召,而这次的夜间值班就是项目部为即将开展的“大干100天”劳动竞赛活动制定的配套制度。

台车下不去,是项目领导班子最大的困扰。因为他们知道,即便进行冬季施工,还是会有将近3个月的冬休时间是不能施工的,这样一来,明年的任务量可想而知。

时间推移至20171016日,小保当隧道第一板仰拱顺利完成浇筑,项目部在施工现场燃放了礼炮,以示庆祝。

11月的陕北,零下20多度的天气,寒风彻骨,一望无际的沙地没有任何天然的遮挡物,风一股股地卯着劲儿往衣服里钻。

冬季施工即将开始,作为技术总负责人,朱小浩开始琢磨冬季施工的保温措施,采用全封闭搅拌站,地暖及热循环管道升温,保证混泥土出厂温度达标;实施混凝土电加热、“暖棚法”等方式提高生产温度;安排项目管理人员和施工人员每天三班轮流值守,应对各种突发情况。

“冬季施工有效缓解了我们的工期压力,即使业主没有要求,我们还是会冬施。”王在斌说到。

4月份,眼看业主下达的工期所剩无几,李士元决定成立隧道工区,抽调三个架子队“专攻”小保当隧道,并加大对劳务队的考核力度,“效果显著”,朱小浩说到,“每月完成的二衬数据都在增长”。

815日,靖神铁路小保当隧道成功贯通,朱小浩组织人员在隧道进口进行了简单的贯通仪式,对于他们来讲,这是近一年来最振奋人心的一天,但从拍摄的照片上仍旧可以看到施工人员脸上难掩的疲惫。

目前,该项目部已经开始附属工程施工,预计9月上旬,开始铺轨作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友情链接:幸运快乐8开奖  幸运快乐8  幸运快乐8开奖直播  幸运快乐8开奖  幸运快乐8  幸运快乐8  幸运快乐8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